金融就是庞氏骗局。”“黄金就是庞氏骗局。”

经接触过资金盘的韩城对金融的感觉过于负面。在他眼中,被称为“数字黄金”的比特币,币价短期从一千多元飙涨三倍,也都是传销的“功劳”。

传销和资金盘风行之时,比特币一度被用作交易媒介。

韩城是一个 90 后,与资金盘和数字货币的故事却已纠缠了数年——参与著名国际庞氏骗局 MMM 并差点血本无归。他因传销接触比特币,最初毫无信仰,多次拿到之后立刻套现。不过亲眼所见最易动摇人心。正如我曾经采访过的持币者日禾所说,眼看着几百块的比特币涨到两千、两万,甚至十万,你就莫名其妙又信了。

“赚了第一笔钱,人就会有点飘,脑袋里面真的会相信,比特币会涨到 50、100 万,生怕自己上不了车。”

最后,跟资金盘彻底断绝关系的韩城,成为了一名币圈韭

比特币的“原罪论”并不新鲜。难以否认暗网和非法活动促进了比特币流通。Odaily星球日报采访过的一位知名交易平台前产品经理认为,2017 年 ICO 的新用户,大部分是来自被国家所禁的邮币卡等外盘的用户。

数年前,信仰者在巴比特论坛中为技术信仰唇枪舌战,“比特神教”教徒指责比特股和以太坊皆为骗局时,外界对比特币也依旧知之甚少。区块链布道者、币信 COO 吴广庚告诉 Odaily星球日报,他 2015 年曾在火车上被三位赴京参加微商大会的人指责为“传销”,不久之后,他听说,这三位所在的 “云在指尖” 被工商局定性为传销。

1

区块链早期布道者的心酸往事

时至今日,比特币在区块链的光芒下被“拨乱反正”,鲜少有人提及这段过往。但无法否认的是,依旧有大量 “借区块链之名行传销之实” 的空气币。一度靠“交易即挖矿”和“平台币分红”跻身国内第四大交易所的 Fcoin,也被第一大交易所币安的创始人抨击为资金盘。

再想想韩城从传销受害者成为币圈韭菜的故事,我们不得不承认,今天的 “币圈世界” 与资金盘运作确实有大量相似之处。区块链一边承担着极客的技术理想,一边也被有心者渔利。渐渐地,这里形成了一个理想主义者和欺世盗名者兼存,投机者驱逐务实者的怪圈。

自由软件运动、密码朋克、比特币之父——我们讲述过很多关于区块链理想主义的故事;今天,我们来讲讲区块链不愿为人所道的黑暗童话。

传销币的鼻祖:以高收益骗你入局的“庞氏骗局”

道高一尺魔高一丈,犯罪形式在不断迭代。要了解今天传销币、资金盘,需要了解他们的前身。

韩城接触的第一个资金盘 “MMM”,是俄罗斯史上规模最大的庞氏骗局,受害者遍布东亚、东南亚。创始人谢尔盖 · 马夫罗季1955 年出生于莫斯科的一个中产家庭。他擅长数学和物理,在莫斯科理工学院的电子工程专业毕业后,成为一名普通的程序员。 1994 年他和两位兄弟,以姓氏首字母为名,创办 MMM 股份公司,以投资石油的名义,用 “金字塔” 投资模式,声称要建立最大的投资基金。MMM 几乎在俄罗斯所有的知名媒体投放广告,大肆传播。 

该项目于 1997 年崩盘,马夫罗季因而入狱,四年后出狱的他又重操旧业,这次中国成为了他的主要目标。这位“金字塔顶端”的男人于今年 3 月在莫斯科医院心脏病发去世,留下 14 万枚比特币。

直至今天,一名为“MMM互助金融平台”的中国网站,竟还能访问。比特币的匿名特性受到资金盘的偏爱,网站上带有比特币钱包注册和购买教程,提供帮助(充值)和领取帮助(提现)都是以比特币操作。

2

根据该网站介绍,MMM中国的收益分成三部分:一是超高的固定收益,月息 30%;二是推荐奖,推荐人能获得被推荐人新投资额 10% 的奖金;三是经理奖,根据层级经理能拿到“伞下”会员固定比例的奖金。如今,网站上还挂着大量社区会员的各种获得帮助的“幸福视频”,传播类似互助理念,感谢马夫罗季先生建立了伟大的平台并带来了中国。

这种机制是典型的传销式设计:有超高收益,同时以收益吸引参与者招揽下线,以保证庞氏骗局有源源不断的资金来源。类似骗局曾在 2015 年前后在中国病毒式传播,后来被定性为非法集资、传销骗局的几个 P2P 平台也随之诞生。

行文至此,或有读者疑惑资金盘所为何物。坦白说,这是个没有严谨定义的名词。

据智库百科,资金盘是指没有造血功能、拆东墙补西墙、用后加入会员的钱支付给前面会员的网资盘。“资金盘”的模式虽与英语中 Pyramid Scheme (庞氏骗局经典款)接近,却因传销“走红”。跟传统传销不同之处在于其无实物、走线上渠道,根据模式不同可细分为资金盘、分红盘、互助盘、拆分盘等。

庞氏骗局最早源于 1919 年意大利移民查尔斯·庞兹在美国兜售的骗局。而在中国,传销模式的兴起跟俄罗斯 MMM 时代背景如出一辙,均是在国家经济改革前后、货币大幅贬值之时。

在贫穷和经济疲软之下,无处安放的贪婪和饥渴成为资金盘最大的温床。据一专门研究传销的公号写道,“1998 年前后中国社会飞速发展过程中,消费品不断增多,货币相对贬值速度较快,很多传销产品即便销量巨大,团队人多的黑压压一片,团队领导们收入更不上时代变化。于是以摇摆机(传销模式)为代表的五级三阶制,首先普及了早期资金盘模式,也就是买一个产品交多份的钱。”多交的钱进了领导的口袋,继而演变成先给钱后拿货,最后连货都没有,干脆直接以空壳形式运作。

后来,传销“产业不断迭代”,衍生了上述的各种新型资金盘。MMM 是典型的"互助盘",哈尔滨人张天明还受 MMM “启发”创立了传销组织善心汇,购买“善心种”(实为激活码)“布施”,随后等待感恩“受助”。张天明把善心汇包装成扶贫济困、民族大业的事情;把自身包装成大慈善家,接受媒体采访,主打低线城市和贫困山村,在某些网点甚至被奉为神。换了名头之外,本质与 MMM 无异。

核心攒局者、社区运营者、拉盘者、不明真相的韭菜——资金盘的运作与水深的币圈玩法多处重叠,许多传销行径披着“区块链”的外衣。

已经被定性的传销币有 MFCCLUB、UC摩根、中华币、云数贸五行币、中非币、万福币、U币、Vpay等。

正如自媒体牛顿先生所言:“从查尔斯 · 庞兹的邮政票据投资破败入狱(庞氏骗局),到国内P2P公司的跑路,再到空气币站台大佬退出币圈。资金盘长盛不衰,从未消失。”

区块链赐予赌博的革命之路:公开透明的资金盘

很多人以为资金盘是“空手套白狼”,无本生利,实则不然。

询问了一些知情人士之后,Odaily星球日报发现,操盘者需有技术+渠道+营销,要掌握多项互联网创业必备的技能。

在数字时代,基本没人搞传销不依靠“网络效应”,加上有的传销模式设计得特别复杂,人力操作成本巨大,“技术”成为第一生产力。

区块链投行负责人由熙向 Odaily星球日报透露,为了快速上线,资金盘系统的开发一般找外包公司,成本在 10-15 万元。

东经是一家技术开发公司的 CTO,偶然接触到几个疑似资金盘的案子,他表示报价按需求而定,复杂的系统可能需要几十万。“有的做得大的客户对系统的承载量、速度和 UI 要求很高,他们还会找一些名人站台。”

为了让你感受大客户的需求,给你看看MMM 精美的英文介绍视频

渠道和营销(即获客能力)是资金盘或传销组织最具核心竞争力之处。MMM 之所以在众多庞氏骗局中“脱颖而出”,与其宣传手法不无关系;善心汇主打乡镇,依靠扶贫和宗教包装;还有打着知名外资机构或者冒充其他合法公司的方式。

最怪异的当属渠道。

营销是包装,本质是有组织地公开说谎。因而我们把“资金盘”叫做骗局,称投钱进去还帮忙拉人头的人为受骗者。若明知被骗,是受骗者,还是合谋者?

这就是渠道。传销中的渠道之首,是经理人培训学校的“校长”。“校长”手下掌握着数十万“忠心耿耿”的经理人,他们“训练有素”、“参盘无数”,知道如何快速拉人头入局,他们就像互联网的地推大军,曾是微商、是 P2P 地推大军、是互助盘布道者、是资金盘经理人,是传销模式生生不息的力量之源。

而作为传销渠道,也是有“规矩”的。核心的开盘者,可以骗外围者,不能骗中间人。一旦他们发现操盘者在开盘之初,就有跑路的迹象,只打算骗一波,这个盘大抵就玩不成的。由于资金盘的关键是源源不断入局的人头,后来者决定先进者的收益,如此规则也促使操盘者不宜在一开始拉进来太多人,否则容易后继无力;若市场向好,即便提现人数一时过多,操盘者也需要加点钱“拉盘”,撬动更多资金进入。

很多参与资金盘的人内心清楚“迟早会崩盘”,但只要开盘者守信,后来者接盘,他们就能稳赚不赔。

这些当局者在投机和赌性的驱使下进场,寄希望于自己不是最终的“接盘侠”。对他们而言,资金盘不是骗局,是赌局。

这样的心态不难理解,但毕竟资金盘是毫无保障的——提款都靠黑卡,兑付看心情,遭遇了黑吃黑也无处喊冤,区块链的出现一定程度上解决了这个痛点。

不久前大火的以太坊游戏 Fomo 3D 就被称为“永不跑路的去中心化资金盘”,模式与传统的分红盘有点像。不同在于,当奖金池的倒计时结束时,最后一个买钥匙的人将分走奖池绝大部分的奖金。

人们并不讨厌 Fomo 3D,而是前赴后继参与,并绞尽脑汁想发现或成为下一个它,模仿之流一夜遍地。比如,EOS 版的 EOSSTUD 团队诈骗 4 万余 EOS 跑路。

“你知道一个资金盘游戏的产品经理有多难找吗?”

一无所有者最敢赌。币圈的熊市正当其时。由熙设想通过区块链资金盘游戏来获客,加入的用户可以通过后来的投入获得收益,最后一个人只能获得约七成。该游戏只支持几乎已经归零的山寨币,反正散户也不在乎。现在这个计划万事俱备,就缺产品经理。

而对此最有经验的,就是以前专门设计资金盘机制的人。

这就是区块链最大的悲哀:解决的最大痛点是资金盘“庄家跑路”,少数的爆款游戏是个资金盘,不少用户和人才也来自资金盘。

无怪乎有人讽刺,区块链最大的应用还是资金盘。

区块链加持的“薛定谔”资金盘:巨大染缸与自我预言

最可怕的不是恶魔,而是难辨“天使”还是恶魔”“的混合体。

上文 Odaily星球日报介绍了币圈中“纯粹的传销币骗局”和“公开的资金盘赌局”。而更困扰我们的,是那些真假难辨,既不时被指为资金盘,又披上合理包装的模式。比如 Fcoin 带火的“交易即挖矿”。

6 月 20 日,币安创始人赵长鹏在微博中将“交易即挖矿”模式“定性”为资金盘。其核心论据是,如果交易所没有手续费收入,只靠平台币上涨盈利,那么将依靠拉盘生存。此后,不少媒体跟进,长篇抨击 Fcoin 的资金盘模式终有崩盘的一天。

在舆论场的大战之外,不乏有创业者认为交易即挖矿只是获客方式罢了,类似传统互联网的补贴。比如火币创始人李林,他认为交易即挖矿只是一种早期营销模式,相当于把整个平台的未来收益分给早期的贡献者,这种模式确实不具备持续性。他还表示,这种模式应用不好会成为用户很大的危害,如果交易所未获得良性成长,风险巨大。“你要有非常巨大的能力来把控风险,要非常强的能力,在短时间内取得快速的发展,抓住交易挖矿的有效期,让自己成为一个真正的交易所。”

但是,把交易即挖矿做成纯粹资金盘的交易所并非没有。Odaily星球日报曾报道,仅有数百用户的交易所,靠着平台币获客、拉盘,每天盈利超过十万元,这就是活生生的资金盘。

根据前述定义,资金盘有两个特点:1、没有造血功能(没有价值),2、拆东墙补西墙(前人收益来自后人接盘)。仔细推敲之下会发现这个定义不够严谨。

先用“归谬”法,我们会发现满足第二点的金融场景不在少数:股票、外汇、黄金等一切有二级市场或“能炒”的品类,大多数人靠升值而非分红/交割盈利;风投、楼市、养老金等,何不都需要接盘侠;甚至保险的赔付金,也是来源于其他人投保。如前文所言,不少区块链项目的运作方式确实类似传销。

可是,世界上存在着不少可能有价值,却也具有投机属性的金融产品。既然第二点不好用,判断的关键点落在了是否有“造血能力”。

我们尝试问这几个问题:“投的钱去哪儿了;收益来自哪;标的本身有无价值;这个模式的终局如何?”一般来说,价值投资的回本周期较慢,而资金盘通常没有真正的产品,只能靠高收益吸引后来者为前入者提供收益,奖金几乎没有沉淀(比如接近 100% 甚至以上的分红比例,理论上回本越快,崩盘越快)。表面来看,收益率远超常识,回本周期短,那基本可以判定为资金盘。

这意味着,一个金融市场中的企业(项目)一旦失去“造血能力”,就沦为资金盘。

不过,币圈大多数都是早期项目,要求一个早期项目有“造血能力”并不现实。在互联网模式中通常会换个问法:这个项目有无创造价值、有无满足用户痛点/需求。落到可统计指标中就是“你有多少用户”?太早期的就只能看需求和团队。

交易所、溯源、电商、游戏、公链,我们能说区块链行业最大的问题是没有用户、只有散户,却很难说这些赛道没有需求。于是判断资金盘的关键都落在了团队。

是不是资金盘,取决于真实用户有多少,取决于创始人一念之间,取决于项目最后有没有成功。

这就是所谓的“薛定谔”的资金盘:不到崩盘那天,你都不知道它是不是资金盘。

说回 Fcoin,如果真实交易量>刷单量,它就不是资金盘;但互联网有句话叫做用户习惯养成,就算初始都是刷单,后来转化成真实交易量,是不是就从资金盘变成非资金盘了呢?上述市值管理团队负责人甚至说到,如果平台起初赚了大把钱,他可以后来才开始认真做事,用这些钱不断去尝试新玩法,洗白自己,起码你活下来了。“最怕的是,你能用传销的方式赚钱时,你怕这钱太脏不屑赚,之后才后悔莫及。”

劣币驱逐良币。

二级市场、市值管理之风气普遍存在,发币决定着你无法安心做事。一位创业者告诉 Odaily星球日报,他朋友的公司本来做得半死不活,“但也是在做事”,有意“发币自救”。“我告诉他你一旦发币,就不可能好好做事了。”果不其然,碰上熊市,即便发了币,这家公司也还是亏的,但 CEO 已然是骑虎难下。

“区块链是我见过的最怪异的圈子,在技术、信仰、理想的包裹之下,已经无法分辨这是什么。”一位知名交易所前员工跟 Odaily星球日报感叹,“这个圈子可能聚集着全中国价值观最不正确的人。”

诚然技术圈中不乏类似中本聪等区块链极客信仰者,但他见得更多的是所谓“区块链创业者”和“信仰者”——心怀技术理想、口谈去中心化和乌托邦,以为自己在做、在投资有价值的事,实际上连什么是区块链和能解决什么都不知道。这样的人跟宗教骗局中的受骗民众有何区别?

可是在区块链中,他们不是外围被骗的受害者,而是这个谎言的编织者和背书者。他们不是二三线城市的人微言轻的市井小民,而是手持百亿基金、能撬动一众韭菜的意见领袖。

曾经投身资金盘的是一群被主流社会边缘化的人,他们“蛊惑”的也是最弱势的人。而加上“区块链”的滤镜,社会地位更高、能一呼百应的大佬与项目方站在了一起。这些自带流量的人,如滚雪球一般吸引着后继者填坑买单。在前沿技术与社会实验的口号下,很难看懂、也很难说清,它究竟是什么。

说穿了,早期项目投资本身也是九死一生,机构有甄别机制,更有风险承担能力,散户没有。监管规定上市公司需要业绩支撑,区块链二级市场则是一片空白。

在这个市场里,面对层出不穷的诱惑,大部分人没有能力辨别,这究竟是助你一本万利的投资,还是累你血本无归的骗局。

可以确定的是,眼前为如斯豪赌,身后是万丈深渊。

马夫罗季的传记电影中《MMM金融金字塔》中,他在招揽合伙人安东时说:

资本主义建立在每个人贪婪的基础上,这些贪婪各自为战,耗费了巨大能量,我可以购买贪婪,收集这种能量。

每个人带来货币形式的个人贪欲,利息越来越多,贪婪也不断增长。

与黄金不同,贪婪是取之不尽的资源。一个人得到的越多,他想拥有的就越多。

贪婪无处不在,没有那么大的资本,你就配不上那么大的贪念。

关注中国IDC圈官方微信:idc-quan 我们将定期推送IDC产业最新资讯

查看心情排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:


  • 支持

  • 高兴

  • 震惊

  • 愤怒

  • 无聊

  • 无奈

  • 谎言

  • 枪稿

  • 不解

  • 标题党
2018-08-30 16:02:01
区块链 中国有望在2023年成为全球区块链超级大国
普华永道的一份报告显示,美国作为区块链技术发展公认超级大国的日子可能已经屈指可数。相反,预计中国将缩小差距并取代美国成为全球区块链超级大国。该调查询问了14个国家 <详情>
2018-08-30 10:49:00
市场情报 金链盟中国区块链应用大赛正式启动,200万奖金花落谁家?
近年来,以多方参与、智能协同、价值分享等为主要特征的分布式商业逐渐兴起,区块链和分布式账本等技术实现了分布式商业中的对等、共享与透明规则,逐渐获得认可,并成为了 <详情>
2018-08-30 09:44:01
区块链 区块链平台Dfinity融资1亿美元,要和亚马逊云服务PK
腾讯科技讯 据《福布斯》网站报道,非营利性基金会Dfinity正在建立一个新的区块链平台。现在它筹集到了由Andreessen Horowitz和Polychain Capital领投的1.02亿美元的新资金 <详情>
2018-08-30 09:31:59
区块链 区块链之耻:8枚非法的比特币,买了1.3亿中国人合法的信息
8月27日晚,港交所披露显示,港股主板上市公司桐成控股向火币集团董事长转让73.73%的股权,转让完成后,全球最大数字资产交易平台之一的火币集团成为其实际控制人。 <详情>
2018-08-29 15:16:01
区块链 区块链如何才能避免成为一个口号?
区块链是目前互联网上最受热捧的技术,即使是在今年年初数字货币的低迷和ICO被监管部门明确禁止,技术能否落地受到质疑,但是区块链的大火仍在弥漫。 <详情>